少女得罪人,被流出再傳只愛吃白人巨鵰,還讓好友也。。。

這姿勢行嗎?支那賤民們,白人爸爸總是能做到支那人不能做到的事情,支那女人就是chink,就是一種洩慾的工具,必須隨時隨地無條件地為白人爸爸提供性服務,就應該被白人爸爸征服,跪倒在白人爸爸的腳下舔他們的大雞巴。支那公狗賺錢的話,應該把錢捐獻出來給我幫助發展白人爸爸佔有更多的支那母狗,奴化掉更多的支那公狗. 這樣就有更多的支那狗都被白人爸爸支配。

 

 

 

「你們這兩只小母狗。就這麼喜歡一起服侍主人嗎?」,她們沒說話,只是把我的穿著的鞋子慢慢的脫下來。面前的是小騷和小賤,穿著女僕裝,她們和其他小奴不同的地方是,她們喜歡一起服侍別人,試過只說分開玩她們,她們馬上不高興,所以只好每次兩個一起玩。

(左邊小賤,右邊小騷)

她們話也不多說,就馬上想脫著我那雙穿了一整天的襪子,我本人是沒有腳臭問題的,但因為她們是已經調教好了小奴,所以對主人的味道已經有一份莫名的欲望,,正當她們想脫掉了襪子的時候,我馬上用腳輕輕的踢了一下她們,用高傲的眼神俯視著地上的這兩只小母狗,說道:「你們這樣就想舔你們主人的腳,鬆手。」,輕輕的一句話,已經讓那兩只小母狗怕了,這並不是無原無故的兇她們,只是讓她們知道自己的身份,沒我的同意,什麼都不能做,「聞,然後舔。」,這兩只小奴馬上點頭吧那襪子吃了起來,用舌頭了舔著這有著主人味道的襪子,看著她們吃得津津有味後,我示意她們脫下我的襪子,讓她們好好品嚐我的腳指頭,如獲至寶的兩人馬上吸吮我的每一根腳指頭,讓自己的口水,沾滿在上面,主人的味道和她們自己的口水,此刻已經成為了她們一生中嘗過最美味的味道,這味道不是真的味道,而是一種由屈辱、羞恥而成的刺激。我滿意的點點頭,說道:「你們這兩個女人,就愛當主人的小母狗給我舔腳,你看你們,這樣就感到這麼爽。」,此時,兩只小母狗已經興奮的連舌頭也收不回去,雙手提起,作出一個乞求的動作,希望得到主人的寵幸,我低頭,分別用左右手抬起她們低賤的頭,輕易就看穿她們的心思,說實話,此時的她們腦海裏已經沒有那的想法,只想任由主人玩弄。

我轉身到後面,打開那純黑色的行李箱,說道,「現在才剛開始。」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